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美股 >正文

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_ 第一百七十二章 拼酒后的下场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安庆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医院,急诊室——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,对趴在床上的宁婉说:“腰部扭伤,少则一周,多则两周就可以痊愈了。现在我先给你冷敷,24小时以后热敷,一会我再给你开些止痛药。”

    宁婉趴在床上,额头上的冷汗岑岑流着,“好疼,医生,麻烦你轻点……唔!”

    “别叫了。”傅霆的脸颊泛起一抹红。

    宁婉语气十分不好,哼声说:“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受伤,现在你凶什么凶?”

    “你陷害人和埋怨人的本事真是厉害。”傅霆坐在一侧,玩味的笑,“幸亏你没把这种本事遗传给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小两口真有意思。”医生帮宁婉冷敷,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。”宁婉急切的说:“他是我老板,不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医生满脸不信,“怎么会呢?送你来的时候这位先生可是紧张的很,可不像是你老板。”

    这是真的?宁婉不信。

    傅霆起身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霆离开后,那医生又问,“他真的不是你男朋友或者老公?”

    宁婉再三确认,医生喃喃自语道:“哎呀,难得我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院还是治疗癫痫的中医疗法有哪些?回家休息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宁婉极其不想在满是消毒水的医院里度日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宁婉趴在后座上,可怜兮兮的问,“傅总,我这算不算工伤?”

    “工伤?亏你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宁婉不服气,扬着脖子要说话,忽然扯到腰部,疼得龇牙咧嘴,“晚上的应酬是公司安排的,我在应酬以后受的伤,这理应算工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工伤的了解有误解。”

    宁婉咬咬牙,“傅总,不管你对我有什么偏见,我为了工作尽心尽力你应该是看到了,我现在受了伤,你总不能让我躺着去工作吧?”

    “躺着去工作啊,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傅总,你背上欺压员工的罪名,这样不好!”

    “那我考虑看看。”

    每次和宁婉讲话,傅霆总有一种轻松愉悦的感觉,这是和宁瑜在一起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傅霆开车到达楼底下,宁婉对傅霆说:“傅总稍等,我让人下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安青的电话不知道怎么了,怎么都打不通。

    眼看宁婉打了好几个电话,傅霆不阴不阳的问:“宁小姐应该不缺男人,随便给安总或者柳总打电话,他们两个都会兴冲冲的赶过来帮忙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打扰他们两人,OK?”

癫痫海马硬化吃什么药?     “你随意,只是我一会还有事,不能在这里待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下车。”宁婉扶着腰,小心翼翼下来,刚刚露出半个身体,小巧的身躯直愣愣的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宁婉的额头磕到一边的花坛,伸手一摸,摸到了一个大疙瘩。不仅如此,腰上的疼痛感更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宁婉,你上辈子可能是笨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……唔……疼!”宁婉的双腿架在车内后座里,前半个身子落在地上,样子极其狼.狈。

    傅霆悄悄按压着胸.口,看到宁婉如此狼,狈的样子,他应该嘲笑讥,讽,而不是心疼难过。

    咚咚——

    伴随着脚步声,一个小身影从楼道里冲出来,“宁小婉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婉看到自家儿子,眼眶有些湿润,趴在地上冷冷看了傅霆一眼,“没事,不小心摔倒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接触到宁婉的目光,傅霆心里一紧,他怎么会对这个女人的视线毫无抵抗力?

    “咦?帅哥哥也在啊。”宁修禹握住了宁婉的一只手,“帅哥哥,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傅霆蹲下身,轻而易举的抱起了宁婉。

    因为被抱的姿势,宁婉的腰部呈凹陷的形状,立即哇哇大叫起来,“傅霆,你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老板。”

&nb治癫痫病需要多少钱sp;   “就算你是我老板又如何?怎么能这么对我,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傅霆已经抱着宁婉走进楼道里,“如果想让所有楼道里的人都听到,可以继续叫。”

    宁婉禁了声,歪着头不去看傅霆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宁修禹赶忙冲过去打开房门,傅霆抱着宁婉直奔卧室。

    宁婉趴在床上,额头上布满了汗珠,不停的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宁小婉,有这么疼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疼?”宁婉紧紧咬着牙关,脸色十分苍白。

    宁修禹低头观察了宁婉一阵,若有所思,“看来你是真的受伤了。怎么受伤的?去看过医生了吗?医生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面对宁修禹的三连问,宁婉呼着气说:“因为某人摔在地上受伤的,看过医生了,医生让我卧床休养,至少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某人是谁?”宁修禹不着痕迹的看了傅霆一眼。

    傅霆神色如常,“我记得医生说少则一周,多则两周。”

    谎话被无情的戳穿,宁婉没觉得不好意思,反而是说:“我身体弱,需要多加休息。”如果能一直休息到实习结束,那就谢天谢地,举国欢庆了。不过,仔细一想这只能是想象,能休两周应该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周病假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至少一个月。”宁婉红着脸和傅霆讨价还价。阳泉治疗羊癫疯专科医院>
    傅霆冷声说:“两周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至少三周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两周,要么以后都不用来傅氏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宁婉的预期就是两周,心里高兴,面上依然是愤恨的模样,“行吧,两周就两周。既然我要休病假,那展扬公司这个案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案子你可以不用跟进,但在你休假这段时间,你要出十张服装设计稿。”

    “傅总,我记得你已经把我调到营销部了。”

    傅霆挑眉,“我们傅氏从不养没用的员工,如果你不愿意,可以办理辞职手续。”

    宁婉深深呼了一口气,“好,我答应。”

    得到满意的回复,傅霆对宁修禹说:“我下去拿药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,傅霆提着药放到门口的鞋架上,“修禹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宁修禹苦着脸,抓住了傅霆的手,“帅哥哥,今晚青青宝贝不回来,我一个人在家照顾妈妈有些力不从心,不如你也留下来吧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傅霆从未想过再在这里过夜。

    宁修禹瘪着小嘴,可怜巴巴的样子,“我虽然够聪明,也会照顾人,但如果妈妈要移动身体什么的,我一个人肯定没法办,所以帅哥哥你就留下来嘛,好不好?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