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中超 >正文

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1396章 无心舵主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4 来源:安庆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“给我查阅巫族所有资料的权力。”苏羽道出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圣女微微诧异,本以为苏羽如此郑重其事的提要求,会十分苛刻,没想到只是查阅资料而已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,圣女道:“巫族万代资料传承,圣女殿都有收藏,除开保密级别的资料,其余我都可做主,让你翻阅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多谢。”苏羽道。

    巫族总部三大巫城,圣京是巫族帝京,也是望月神教总部所在。

    盛京和梵京则是圣京的陪都,一旦外敌来袭,将是圣京的盾牌,御敌于外。

    其中盛京由王氏一族统帅,而梵京则由楚式一族掌控。

    两个氏族,是巫族中最为强大的。

    他们直接听命于望月神教教主,神教中任何势力,包括圣子殿和圣女殿,都没有指挥他们的权力,可谓是权势滔天。

    最为紧要的是,望月神教教主白笑风已经数百万年闭关,未曾现身过。

    盛京和梵京势力之大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纵然是圣子殿和圣女殿,也要客气再三,不敢过于得罪。

    “两京地位如此之高吗?”苏羽在一处优雅静谧的院内,翻阅一本迷失国度近况的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掌控梵京的楚式一族,当真能够凑齐足够的材料。”苏羽暗暗道。

    巫族的大体格局就是如此,圣子殿,圣女殿,盛京,梵京,以及闭关数百年未曾现身过的望月神教教主,白笑风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苏羽还阅读了大量巫族历史书籍。

    书籍中,苏羽看到了巫族的起源,在他们的历史中,是初代教主,祖巫率领他们降临这个荒芜而神秘的迷失国度。

    随后,祖巫不知所踪,留下一群巫师繁衍无数年。

    后来就是古神域世界忽然闯入这片迷失国度,占据了十分之一的迷失国度面积,从那以后,巫族就与古神域世界开展了漫长无比的争斗。

    从历史中可以知道,其实巫族本身,也是外来者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先来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“迷失国度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苏羽思索。

    咚咚——

    屋外传来敲门声,圣女立在屋外,黛眉微蹙,似有心事。

    苏羽开门,将她请进来。

    苏羽所待的,是圣女御用的府邸,每隔几日,她就会前来拜访苏羽。

    如今一月过去,两人已是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,招婿大会不日将开始,你可曾做好准备?”圣女问道。

    苏羽迟疑了一阵,道:“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圣女淡然微笑:“公子不必紧张,我已听彩麟说癫痫初期症状有哪些过你的心意,我并不勉强你娶我,我自会从他们中选取我中意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圣女体谅。”苏羽道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回答,让圣女无奈,又觉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她对苏羽并无感情,可对方不愿娶她,作为一个芳名在外的女子,又岂是那么轻易能释怀?

    “苏公子,今天来,是有一事,希望你能够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圣女道。

    苏羽波澜不惊:“是我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他非巫族的身份,根本无法隐瞒太久。

    言行举止,修炼波动,都无法瞒过有心人,圣女殿的人还是知道了,圣女带回来的人,并非巫族。

    “恩,圣女殿殿主召集了几位舵主,正在殿中开会,商讨你的问题。”圣女迟疑道:“希望你能够克制,他们未必会伤害你,但可能不会有好态度。”

    有好态度反而怪了。

    巫族视神域之民为生死大敌,哪里肯容得下圣女身边多出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子?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随你见一见他们便是。”苏羽倒是无所谓,反正他们不敢将苏羽怎样,大不了撕破脸皮,苏羽想走的话,他们能奈何得了?

    圣女道:“我会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圣女府邸,来到不远的圣女大殿。

    圣女是圣女殿花费偌大心血培养出来的天之骄女,自古以来掌握着一半教主的候选人,底蕴深不可测,还在两京之上。

    他们稍微跺一跺脚,整个迷失国度也要颤三颤。

    甚至,苏羽在巫族历史上,多次品味到一些隐藏的信息。

    历史上,有好几位教主,很可能被圣女殿和圣子殿控制的傀儡。

    圣女支持苏羽,未见能保住他。

    圣女殿外,九座雕像巍峨而立,均是倾国倾城的美丽女子,气质或冰冷,或温婉,或甜美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但每一位,都流露上位者的高贵气息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别人,正是圣女殿历代培养出的女教主。

    靠近圣女殿,但凡巫族之人,无不倍觉庄严,丝毫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苏羽行走在殿中,亦觉察出圣女殿深深的底蕴。

    殿中,早已等候数位女性,有年轻的,也有年长的,更有存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。

    她们均是圣女殿的实权人物,培养过不下九位圣女。

    落雪衣是最近的一代圣女。

    当苏羽进去时,她们正在交谈。

    不过并非交谈苏羽,而是谈论神域大军入侵迷失国度,据说已经抵达了陪都梵京之外,正大兵压境。

    眼见苏羽入内,她们陆续停止交谈,将目光落在苏羽身上。

   &黄冈儿童羊羔疯好治吗nbsp;其中大部分目光,苏羽都不是太在意,顶多只有四重天巫师的水准,纵然棘手,也多半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唯独几道特殊的身影,令苏羽不得不在意。

    最令苏羽感到忌惮的,是独居首座的老妪,身着一身迥异的暗黄色长袍,头发却灰白,面相普通,整个人毫无锐气。

    可,苏羽却有中面对皇朝国君的压力感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她居然陷入一种沉睡状态。

    而周围的人,对此则是见怪不怪,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快要突破桎梏,抵达二重天的境界么?”苏羽暗暗心惊,此人应该就是圣女殿殿主。

    在她身侧,依次并列四位红杉女子,无一不是中年女性,并且都有三重天境界。

    虽远无殿主可怕,却比圣女强大不少。

    这五道目光令苏羽无法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果然非我巫族之民!”殿主左侧的女子,是圣女殿第一舵主,全力非凡,仅在殿主之下。

    冷漠的眸光打量苏羽一眼,立刻确定苏羽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伪装成我巫族之民,扰乱圣坛考核,有何用意,从实招来!”第一舵主冷漠呵斥。

    殿中诸人无不散发凛冽气息,逼视苏羽。

    苏羽眸光平静,毫无情绪波动,淡淡道:“我何曾伪装过?是你们的人未曾看出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圣坛地域,充斥强大的巫力,干扰了巫族的感应,的确不是苏羽刻意伪装。

    “狡辩!”第一舵主扬手一挥,就是一片咒术波纹,击中苏羽眉心。

    圣女忙道:“无心殿主,请住手,他不是敌人!是另一个世界之人!”

    名为无心舵主的女子,未曾看圣女一眼,哼道:“圣女,我们没有追究你擅自将外人领进圣女府的罪过,已经是看在你的份上,若再阻拦,圣女殿可要重新审查你圣女的资格!”

    闻言,台下好几位年轻女子眸光猛烈闪动,暗中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年轻的女子,是当年与落雪衣竞争圣女时败落之人,他们同样天资过人,只是略输落雪衣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们,仍然具备成为圣女的资格,只要当代圣女陨落,或者被罢免,将从她们中选出新任的圣女。

    圣女不敢贸然抵抗,只能咬牙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那缕强横的巫咒波纹,咻的一声没入苏羽眉心。

    无心舵主道:“这是本舵主的归真破虚咒,但凡中咒者,无法隐藏内心秘密!现在,我来问你,第一,你从何而来,身后有谁指使?”

    一众圣女候选人暗暗欣喜,一旦此人有问题,圣女绝对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若圣女落下神坛,她们将有机会成为新一代圣女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苏羽笑了笑,眉心一阵涟漪晃动,一层紫黑色的光芒从苏羽眉心处涌出,将一片波纹给裹挟着拍出体外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也想在你的归真癫痫病发作和吸烟以及喝酒有关系吗?破虚咒下证明我的清白,但体质特殊,你的咒语对我无效。”苏羽作出我很无奈状。

    什么?不止一群圣女候选人吃惊,就是无心舵主本人也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旁余的三位舵主,亦暗暗惊讶,怎么可能这样?

    不过,她们并未露出神情,而是淡漠而视,像是在……看好戏。

    四位舵主中,唯独无心舵主对落雪衣最是不满,因为是落雪衣将无心舵主推举出的候选人击败。

    至今,仍然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自信满满的咒术被人破解,无心舵主丢了一些颜面,更觉恼怒,眸子冰冷:“好大的胆子,你违抗圣殿,必然是心怀叵测之辈,拖住去,永世囚禁!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殿外哗啦啦的走进一群女性侍卫,杀气腾腾将苏羽环绕住。

    苏羽哂笑:“自己没本事,下不了咒,却怪别人违抗!圣女殿就是你这样的无知之辈掌权吗?怪不得培养的上一代圣女被逆天孤云抓走,收进了后宫,有你这样的掌权者,培养出的圣女能好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恩?顿时,殿中本就不和的气氛,陡然凌厉许多。

    看好戏的三位舵主,对苏羽也投去了不善之色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无不恼怒瞪视苏羽。

    便是落雪衣,也脸色微白,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此事是望月神教的耻辱,在圣女殿更是禁忌一般的存在,谁都不敢提起。

    苏羽当众道出,岂不是自寻死路?

    果然,无心舵主怒笑起来:“拉出去,拉出去!!”

    可苏羽却忽然仰头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看看你们气急败坏的表情,难怪圣女一而再再而三被掳,至今你们仍然不敢面对现实,讳疾忌医,不思考如何杜绝此类事再度发生,而是封住别人的口!”

    环视众人一眼,苏羽摇头:“还以为圣女殿历经万古,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明白人,原来是一群无知无畏之辈,真是大失所望。”

    无心舵主厉喝:“你们还犹豫什么?抓住他!”

    一众女性侍卫顿时围上来。

    苏羽冷笑,两道圆环当空放大无数倍,将以他为中心全部围困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苏羽一声“紧”。

    两道圆环合二为一,骤然紧缩,将四方的侍卫全部压缩到一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羽心念一动,瞬移离开原地。

    一众侍卫便被一网打尽,全被紫金阴阳环困住。

    见状,大殿两侧一群侍女大怒,纷纷袭过来,咒语不断卷来。

    苏羽冷然一笑,甚至连反抗都不屑,负手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但见一道道咒语落在苏羽身上,其体内自动凝结出一道道的紫黑色能量,将咒语弹射开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无不骇然!

    居然真的不反抗,就能抵消他们的咒语!
<武汉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br>     眼看苏羽要走出圣女殿,无心舵主大怒:“想走?”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他取出一根腐朽的藤编,隔空抽向苏羽。

    这一鞭不仅蕴含咒力,更蕴含三重天巫师的肉身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巫师的肉身力量,远远无法与神道强者相比,可仍然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苏羽冷冷一笑,反掌间取出一只密布三道裂痕的玉狮子。

    这是北域雪国皇室的传承法宝,只能使用数次,被苏羽得到至今,还未尝试过呢。

    玉狮子迎风见长,化作十丈之大,浑身散发三重天神明的气息,低吼一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藤编抽在玉狮子身上,发出惊人闷响。,

    第四道裂痕出现在玉狮子体表,可玉狮子抬爪一拍,将藤编拍断,进而一口咬向无心舵主。

    无心舵主脸色陡变,如何回想到,苏羽身藏三重天神明境界的法宝?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被玉狮子一口咬住了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玉狮子双眼戾气闪烁,巨嘴发力,就是狠狠一咬。

    这一咬,势必将大意的无心舵主咬个半死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刻,一缕强大得令人窒息的巫力波纹扫过玉狮子。

    玉狮子仍然保持着撕咬无心舵主的模样,可身子却一动不动,随之从内到外传出细微的咔擦声。

    只见,玉狮子从内到外石化掉,一身灵气瞬息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紧接着,石化的玉狮子在无心舵主反击下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狼狈的无心舵主杀意大起,愤怒盯着苏羽:“公然辱我圣殿之人,我代表圣殿正式宣布,将你囚禁到死为止……”

    作势,她正准备再度出手,身后却传来悠悠的苍老之音。

    “代表圣殿?你可曾问过我?”那首座的老妪,圣女殿的殿主,徐徐睁开苍老眼睛,淡淡道。

    无心舵主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举殿上下,也无不大惊,但也有惊喜。

    “恭迎殿主苏醒!!”众人齐齐喝道,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落雪衣俏脸也瞬间被喜色覆盖,传音道:“太好了,殿主苏醒,你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苏羽不以为然,他想走,谁能留住他不成?

    不过,望着这个苍老的殿主,苏羽也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会不知情?早在苏羽进来之时,她便苏醒。

    可不论无心舵主如何咄咄逼人,她都佯装不知,眼看苏羽要走,才终于“醒来”。

    一章,明天三更补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